登陆

失掉大靠山戴笠后的“站队”:沈醉曾想毒杀毛人凤

admin 2019-11-18 300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沈醉

1946年戴笠逝世后,蒋介石让父亲等军统局的8大处长跟时任军统局副局长的毛人凤一同参议,谁来顶替戴笠的方位。这次人事调整,是父亲在失掉戴笠这个大靠山后,一次重要的“站队”。父亲的挑选,关系着他的出路。这期间,父亲对毛人凤有了深入的知道,他们之间的恩怨,也是外人无法幻想的。

视毛人凤为心腹

其时的提名人有两个:一个是资历颇深、从军统局建立之初就给戴笠当副手的郑介民;一个是戴笠在黄埔军校的同学、军统局书记室书记唐纵。郑介民是军统局主任秘书兼国共和谈代表,而唐纵则是军统局代理兼总统府中将从军,为蒋介石主管全国情报、警政及保安等组织的机密文件。父亲认为,唐纵过于慎重,凡事亲力亲为,若今后在他手下作业,很难开展。而郑介民一向不爱抓详细业务,在军统的作业完全由毛人凤担任,选郑介民也就等于选毛人凤接班。父亲想,他和毛人凤都是戴笠宠爱的心腹,毛人凤上台,对他日后的开展很有好处。所以,在人选评论会上,父亲抢先提出让郑介民顶替戴笠。

毛人凤对父亲的良苦用心十分感谢。他清楚自己在军统的资历浅,外没当过站长,内没当过处长。现在能在军统站住脚,完全是靠戴笠的恩宠。毛人凤与戴笠是同乡、同学,戴笠穷困潦倒之时,他曾赞助过戴笠20块大洋,煽动他去考黄埔军校。戴笠掌握军统局大权后,特意把毛人凤这个县衙里的小文书请来当秘书,并在几年内把他选拔成了少将代主任秘书。毛人凤除了对戴笠忠心耿耿,对局本部的其他人也总是喜形于色、和和气气,从不容易开罪任何人。

1946年10月,军统局改组为保密局,郑介民被录用为国防部第二厅厅长兼保密局局长,毛人凤为副局长。原军统局的8大处长有7个都被革职,唯一父亲仍任保密局总务处处长。不久,蒋介石又录用郑介民为国防部次长,主管国防部物资。毛人凤认为郑介民当了次长,必定会抛弃保密局局长的方位,谁料,郑介民不光不抛弃,反而派自己的心腹任保密局局长作业室主任,详细领导8大正副处长。一同,以“精简组织、汰弱留强”为托言,把本来5万作业人员精简至不到1万,还把抗战期间遇难人员的遗眷和被筛选赋闲的人员作了一次性处理。对此,父亲等人都很恶感。

一次,父亲在毛人凤家里发牢骚说:“郑先生却是甩了个大包袱,可费事都落在我头上了。现在遗眷和赋闲的同志常常找我又吵又闹,要求补发作活费和抚恤金,可局里又没有这笔开支,叫我怎么办?!”

毛人凤故作怜惜地说:“是啊!郑先生这件事做得过分分了,也真够难为你的。这事全仗着你老弟支撑喽!”父亲苦失掉大靠山戴笠后的“站队”:沈醉曾想毒杀毛人凤笑道:“我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毛人凤为了进一步激起父亲的不满,神秘兮兮地说:“你是咱们中最年青的,将来出路比咱们都大啊!不过,你也要多加留意!你的仇人也不少,特别是卡在你头上的人!”

父亲先是一愣,随即笑道:“卡在我头上的便是你喽!”毛人凤不愠不火地说:“要是我,我还会说这种话吗?”父亲忍不住脱口说道:“你是指郑介民?”毛人凤责怪地望着他说:“你看,何须说出是谁呢,你留意便是嘛!”

“我看郑介民这人厌烦得很,把他掀掉,你们不就起来了吗?”毛人凤的老婆忽然在一旁插嘴。

为了打破军统局一向由黄埔生坐第一把交椅的常规,别的父亲也想等毛人凤上台后,提升自己为副局长。他对毛人凤配偶的话心照不宣,决计帮毛人凤挤走郑介民。

借祝寿挤走保密局局长

父亲一回家,就连夜赶写了一份关于郑介民的黑资料,揭露他庇护北曳平站站长并吞日伪产业,以及他老婆贩运鸦片,抢占公房、轿车,到总务处报销日常化妆品和孩子玩具等劣迹。毛人凤看后反常快乐,吩咐父亲要再收集一些资料。

父亲知道郑介民的老婆贪财,正逢郑介民行将50大寿,干脆使用他老婆,制作了一些“时机”。父亲放风出去,让临澧特训班的巨细间谍知道郑介民大寿,要预备厚礼。郑介民其实很怕传到蒋介石耳朵里,早就告知老婆,不要办寿。父亲趁郑介民不在家,煽动郑太太说:“常言‘50不办,60不发’。郑先生的50大寿必定要办的。咱们都想送些礼,尽尽心呢!”

爱财的郑太太不管老公对立,办了宴席,按我父亲的主张把各种寿礼都摆在大厅的条案上。父亲趁机用微型照相机把寿礼逐个拍了下来。一同,他还告诉在招待所的遗眷们去郑家吃寿酒。当遗眷们拖儿带女地涌向郑家时,父亲赶去不慌不忙地拍了几张相片。

过后,父亲把相片连同曾经的资料一同交到了蒋介石手里。蒋介石看后大怒,撤销了郑介民保密局局长之职,改由毛人凤担任。父亲闻讯特别快乐,他鞍前马后地忙了几个月,总算把毛人凤抬上了局长宝座,这样自己也就很快能更上一层楼了。所以,他放心大胆地去西安、重庆等地处理战后留传业务。

可父亲万万没想到,当他在重庆处理完中美合作所留传的最终一批物资回来南京时,许多“不幸”正等着他:一是郑介民在移送手续前,已得知是父亲导演了那场祝寿戏,所以派人大举清查总务处的账面,乃至搜查过我家;虽然没有发现任何贪婪行为,却在父亲的得意门生——办理科科长邓毅夫的床下发现了一箱局本部从国外买进的洋锁,所以以“贼喊捉贼”的罪名把邓毅夫枪决了。之后,毛人凤上台,又派人去清查了总务处的物资和账目,还以“联合更多部下”为由,解散了以父亲为首的“滨湖同学会”,别的组织了一个以毛人凤为首的“一致同学会”……

流浪云南

父亲这才意识到:毛人凤要不知恩义。由于唐纵已被调到内务部差人总署当署长,退出了权利之争,将来有资历和才干替代毛人凤的,只要父亲。所以,毛人凤一上台就开端拾掇对他构成威胁的人。父亲十分不安,觉得自己假如不从速脱离毛人凤,早晚会是邓毅夫的下场。

但是,在总务处干了七八年,就这样引退,父亲心有不甘。一晚,他打电话给毛人凤,毛的副官问询后回答说:“沈先生,毛局长正在打麻将,有什么事让你告知我。”父亲一听,气不打一处来,说了声“没什么”便把电话摔了,心想:有什么了不得!要不是我,你能登上局长宝座?

第二天,父亲直接到了毛人凤作业室,报告完作业后,他进一步打听说:“我在局里当总务处长8年了,现在日伪产业清查作业也基本完成,很想到外面干干,不知你是否赞同?”毛人凤一听,不只没有款留,反而很痛快地说:“好啊!外面正需要像你这样年青又有经历的主干。现在许多当地干部不得力,台湾、云南这两个当地都很重要,你能够在那里大显神通失掉大靠山戴笠后的“站队”:沈醉曾想毒杀毛人凤!”

毛人凤的话令父亲完全理解:他不只想把自己挤出局本部,并且还要像放逐相同发配到偏僻荒僻的台湾或云南。父亲又气又恨,回家后同母亲和祖母商议,全家人都不乐意漂洋过海到“荒蛮小岛”台湾,甘愿去云南。不久,毛人凤就痛快地录用父亲为云南站少将站长。1948年5月,父亲举家前往昆明。

1949年春,淮海、平津两大战争完毕后,国民党的精锐部队丢失多半。蒋介石、毛人凤随国民政府逃往台湾。但蒋介石不甘失利,决计要保住云南,把其作为垂死挣扎的最终据点。他一面安慰云南省主席卢汉,一面让父亲紧密监督卢汉和该区域的反蒋民主人士。1949年8月初,毛人凤亲身打电话给父亲,命他当即除去与卢汉关系密切并支撑其反蒋的原中心陆军大学校长杨杰、云南省民革担任人陈复光、省民政厅长安思溥、省保安司令参谋长谢崇文、保安旅旅长龙泽汇5人。

父亲早已灰心丧气,对毛人凤的指令也不活跃,以各种托言拖延时间。他深知,假如除去了卢汉的心腹,卢汉决不会放过自己。他也不肯以自己妻儿老小的性命作赌注,给毛人凤卖力。毛人凤一连来了3封急电,催父亲从速举动。最终一封急电说,蒋委员长对杨杰咬牙切齿,命父亲3天内必须除去杨杰。父亲听说是蒋介石的指令,不敢慢待,决议暗算杨杰。不料,此事被我祖母发现了,她给了杨杰逃离昆明的时机。就在杨杰逃离昆明的同一天,卢汉迫于蒋介石的压力,赞同在昆明来一次失掉大靠山戴笠后的“站队”:沈醉曾想毒杀毛人凤大搜捕。毛人凤派保密局西南特区区长徐远举从重庆带了一批间谍来合作,这便是历史上的“九九整肃”。不过,当父亲带人赶往杨杰的寓所时,他现已跑了。毛人凤得知后十分动火,当即从台湾赶到昆明,要亲身处理“九九整肃”抓捕的人犯。毛人凤一下飞机,就高高在上地责怪父亲就事不力,放走了杨杰,让蒋介石十分气愤。父亲表面上点头称是,心里很不信服。

那次毛人凤在昆明住了近一个月,首要意图是压服卢汉杀掉一批抓到的人犯,让卢汉手上沾上革新人士的鲜血,以堵他投共的后路;别的便是指令父亲据守云南,不得私行脱离。这最终一条无疑是要把父亲钉死在云南,堵截父亲逃往台湾的后路。对此,父亲恨得咬牙切齿,决议对他还以色彩。

把两包毒药扔进马桶

父亲其时现已把咱们一家老小送往香港,把云南站搬到了自己家里。毛人凤开始住在别处,但为了收发电报便利,住进了咱们家。父亲心中暗喜,他想使用这个时机,在毛人凤的饮水或饭菜中放缓慢毒药。毒药两个月才干发作,父亲打算在毛人凤脱离昆明之前下手,这样谁也不会置疑到自己身上。主见拿定后,他表面上对毛人凤的饮食起居关怀备至。但毛人凤并不感谢,还一个劲地抱怨父亲作业不力;加上此期间,毛人凤常常把一个女戏子带到家里,肆无忌惮地调情,更增加了父亲对他的仇恨。

转眼间,毛人凤在昆明呆了20多天,但由于卢汉的不合作,作业毫无发展,毛人凤的心情也十分差。一天晚上,毛人凤正在阅览文件,忽然停电了。他慌张中碰翻了桌上的水杯,气得拍着桌子大骂父亲的贴身副官闫齐生。过后,父亲越想越气,心想:打狗还得看主人!这分明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想到这些,他对毛人凤的宿怨再次涌上心头,当即从保险柜里取出两包毒药,预备第二天放在他的饮水和饭菜里。

第二天一早,父亲揣着毒药去毛人凤的卧室,见他正在阳台上做操,便顺口问好了一声。不知什么原因,毛人凤忽然过来拍着父亲的膀子说:“老沈啊,这些年你待我始终如一……”下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从他的目光和表情不难看出,毛人凤自己也觉得对不住父亲。

毛人凤的半句话和愧疚的表情,竟让父亲失掉了下毒的勇气。过后,他也对自己的脆弱很动火,暗下决计仍是要除去毛人凤。就在父亲预备再次举动时,发现毛人凤桌上有几封催他当即返台的电报。父亲对立万分。他知道,假如再不举动就永久没有时机了。但毛人凤一死,保密局必定内争,大权旁落,戴笠苦心兴办的基业就等于毁在自己手里,怎么对得起九泉之下的戴笠?父亲几天来七上八下,最终仍是决议在“党国危险”之际,以大局为重,决然把两包毒药扔进了马桶。

毛人凤临上飞机前,再三指示父亲:必定要据守云南。即便卢汉发作骤变,也不得脱离。要么拉起部下进山打游击;要么诈降,再乘机活动。他的这番话让父亲心凉了半截。这不是决计要置自己于死地吗?想到这些,父亲深恨自己的优柔寡断。所以,在卢汉用枪钳制他一道起义时,他决计不再为毛人凤卖力,决然签下了起义通电。毛人凤得知后,气急败坏,命蒋介石派到云南攻击昆明的汤尧,必须在“攻下昆明后”,用专机把父亲押往台湾,一同还派间谍到昆明预备暗算父亲。

后来,汤尧被捕,父亲也被卢汉当成战犯关进了监狱,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络。台湾方面认为父亲被打压了。毛人凤可能是愧疚,决议优抚父亲的“遗眷”。当我母亲在香港改嫁后,我的伯父即托人把我的4个姐弟接到了台湾。毛人凤分配给伯父一栋日式花园平房,每月将父亲的少将薪水发给伯父,一同还专门派了一个厨子和一个原临澧特训班的学生照料他们,以求得自己的心安。

毛人凤到台湾后,当官诀窍全在“忍、等、狠”。他人当众搧他耳光,他能浅笑自如;蒋介石脱下鞋往他脸上乱打,他说这是“首领的敬爱”……他深信忍能避祸,也能为升官发财铺好途径。1952年10月10日,毛人凤中选国民党第七届中心执委候补委员。1953年3月任“国防部情报局局长”。1955年,他诡计加害到会亚非会议的周恩来总理,未能得逞。1957年10月14日,病死于台北。

1960年11月28日,父亲被人民政府特赦,任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文史专员。晚年,他挑选留在大陆,没有去台湾和香港。他说:“国家的割裂是咱们这一代形成的,应该在咱们这一代身上完毕。虽然咱们曩昔走的路各不相同,但从今天起,一个人是名垂青史,失掉大靠山戴笠后的“站队”:沈醉曾想毒杀毛人凤仍是遗臭万年,就看他为一致祖国出了力,仍是相反。”1996年3失掉大靠山戴笠后的“站队”:沈醉曾想毒杀毛人凤月18日,父亲因结肠癌病逝于北京,享年82岁。

来历:中华文史

  • 极彩娱乐官网-全国5000多名创业型“新农人”来参会
  • 极彩娱乐官网-金立公司再爆“高风险”
  • 极彩娱乐官网-南威软件(603636)融资融券信息(11-19)
  •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